雪如何改变中国?

2020/11/19 10:16 来源:凤凰网

中国的雪季

已经到来

人民在心中呼喊

下吧

(雪中的牦牛,摄影师@卢文)

下吧

(雪中的藏狐,拍摄于可可西里,摄影师@张强)

下吧

(雪中的狼,拍摄于内蒙古,摄影师@宾果)

从高山到平原

从都市到乡野

人们赏雪、玩雪

展现出极度兴奋

(雪中昂首阔步的藏野驴,摄影师@卡布;上述动物图片为拟人化表达,不代表降雪对动物的生存都是有利的影响)

但是

气象学家告诉我们

天地不愿将雪轻易示人

根据数十年间的统计资料

人口稠密的华北

年均降雪日只有5-10天

长江中下游地区更是不过3天

只有人烟稀少的青藏高原

以及北疆东北的部分地区

才能达到数十天

(中国年均降雪日数,不含雨夹雪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降雪日数如此有限

它下的已经不是雪

而是运气、是真爱

是稀世珍宝

那么

我们如何才能拥有

一个雪国呢?

01

南方之雪

冬季

北方的西伯利亚等地

为我们送来冷空气

周边的海洋

则为我们送来水汽

水汽遇冷凝结为冰晶

冰晶不断凝华增大

成为雪花

(雪花,图片源自@VCG)

雪花飘落时

如果云下气温高于0°C

造成雪花融化或者部分融化

则会形成降雨雨夹雪

(雨夹雪形成示意,制图@星球研究所)

如果云下气温低于0°C

其保持以雪花形态降落至地表

才会形成真正的降雪

(降雪,拍摄于西安,摄影师@孙岩)

可见

要想形成降雪

冷空气水汽云下温度

各种条件缺一不可

中国的北纬25°以南地区

包括云南中南部、广西广东大部

以及福建沿海、台湾、海南等地

纬度较低

冷空气难以到达

除海拔近4000米的玉山等少数山地外

皆为无雪地带

(云南元阳梯田雪景,摄影师@何俊云)

但凡事总有例外

2016年1月

一场席卷北半球的超级寒潮

挥鞭南下

受此影响

广东北部最低气温降至-7.2°C

突破历史极值

粤北陆续出现降雪

广州市区则迎来了

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

唯一一场雨夹雪

(2016年1月24日市民在广州塔上扬起“积雪”,图片源自@VCG)

广州全城轰动

人们艰难地收集“积雪”

堆出了也许是广州城近70年来的

“第一个雪人”

(2016年1月24日广州的雪人,图片源自@VCG)

同样缺少冷空气的还有

四川盆地

盆地北部高大的秦岭及大巴山脉

将北方冷空气阻挡在外

除盆地中的山地外

亦难以形成降雪

(请横屏观看,四川峨眉山的雪,摄影师@姚璐)

以成都市区为例

个别年份里的少数强冷空气

越过大山到达成都时

已是强弩之末

市区偶尔飘下的雪花

被人们称为“头皮雪”

(2018年12月28日成都城区的雪花,图片源自@VCG)

但这已经足以

在人们的朋友圈刷屏了

(网络流传的成都人民情绪变化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而在没有高大山脉阻挡

也比华南相对靠北的

长江中下游地区

冷空气可以顺利南下

终于正经下起来了

杭州变色

(杭州灵隐寺雪景,摄影师@丁俊豪)

徽州变色

(请横屏观看,徽州雪景,摄影师@方托马斯)

黄山变色

(请横屏观看,黄山雪景,摄影师@堂少)

武当山变色

(请横屏观看,武当山雪景,摄影师@程境)

不过

长江中下游地理位置依然偏南

冷空气力量有限

地面气温又相对较高

年均降雪日仅有3天左右

但是

来自孟加拉湾和南海的气流

带来充沛的水汽

水汽遇到强冷空气

如同干柴遭遇烈火

往往形成异常“凶猛”的大雪

(长江中下游降雪的水汽来源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其有限的降雪中

大雪暴雪比例超过60%

降雪强度

居全国之冠

(中国降雪强度分布,降雪强度是总降雪量与降雪日数的比值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正是这样的大雪

才有了柳宗元笔下

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

湖南大雪

(诗句出自柳宗元《江雪》,作于湖南永州;下图为湖南张家界武陵源雪景,摄影师@李琼)

才有了白居易笔下

“夜深知雪重,时闻折竹声”

江西大雪

(诗句出自白居易《夜雪》,作于江西九江;下图请横屏观看,江西庐山含鄱口雪景,摄影师@廖昊)

高强度的降雪

也往往带来灾难

影响人们的交通出行、日常生活

(江苏镇江,大雪中飞驰的列车,摄影师@杨诚)

更严重的是

一些雪花在降落过程中

先遇到暖空气融化成雨滴

再遇到近地面的冷空气

形成低于0°C却没有冻结的过冷水滴

这种降水被称为冻雨

(冻雨形成示意,制图@星球研究所)

当冻雨接触到地表物体

会在其表面迅速凝固

形成光滑的冰壳

称为“雨淞”“冰挂”

(树枝上形成的冰挂,拍摄于湖南衡山,摄影师@陈心杰)

如果冻雨降落在输电线路上

冰挂的重压足以

压断线路、压倒电塔

2008年年初

以长江中下游为主的南方雪灾

大量的供电系统中断

其元凶便是冻雨

(2008年湖北恩施,电力工人在大雪中修复供电线路,摄影师@文林)

如此有限的降雪日数

却带来如此严重的雪灾

也不是那么好赏的

那么

更加靠北、不缺少冷空气的

华北地区呢?

02

北方之雪

华北不缺冷空气

的却是水汽

从西、西北两路进入华北的冷空气

干冷少水

在其强力压制下

南方的水汽也难以向北输送

(华北冬季冷空气部分来源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转机出现在

一种特殊的降雪类型中

如果冷空气从东北南下

经过渤海黄海

再调头向西进入华北

形成一个“回流”

回流的冷空气经过黄渤海的加湿

或者与从孟加拉湾远道输送至华北

的西南暖湿气流相遇

便会形成降雪

称为“回流降雪”

(华北回流降雪示意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回流降雪

再加上其他一些类型的降雪

我们才能在华北看到

“雪纷纷,掩重门”

紫禁城之雪

(诗句出自关汉卿《大德歌·冬》;下图请横屏观看,故宫太和殿广场雪景,摄影师@柳叶氘)

看到

“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”

太行山之雪

(河南辉县回龙太行山雪景,诗句出自李白《行路难·其一》,摄影师@刘辰)

看到

“燕山雪花大如席,片片吹落轩辕台”

燕山之雪

(诗句出自李白《北风行》;下图请横屏观看,燕山箭扣长城雪景,摄影师@杨东)

但是难以达成的降雪条件

让华北的年均降雪日数只有约5-10天

华北人民盼望着

华北人民期待着

他们可以忍受北风呼啸

他们可以忍受天寒地冻

只求多给他们几场

痛痛快快的大雪

那样的大雪

会出现在哪里呢?

(山东台儿庄古城雪景,摄影师@李琼)

一个“异类”

在华北出现了

山东半岛三面环海

莱山山脉横亘半岛中部

从偏西或偏北方向南下的冷空气

经过渤海的“加湿”

不需要像华北回流降雪那样调头

便可直击半岛

气流再遇上莱山山脉阻挡

从而在山东半岛北部

形成降雪

(山东半岛冷流降雪示意,这种降雪因产生于低层冷平流条件下,而被称为冷流降雪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再加上多种降雪类型的共同作用

半岛北部的烟台威海

成了知名的“雪窝”

其年均降雪日可达16-20天

降雪量比半岛南部的青岛多31%

比内陆济南多出整整一倍

且多发暴雪

(2018年12月11日烟台蓬莱国际机场的积雪,图片源自@VCG)

然则山东半岛北部毕竟地域有限

更加广袤的富雪地带

还需要到纬度更高的

东北地区

东北三面环山

长白山、大兴安岭分立东西

伊勒呼里山与小兴安岭耸峙于北

形成一个向南开口的口袋

(东北地形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这里冬季漫长

冷空气势力强大

与此同时

来自孟加拉湾的西南暖湿气流

南海东海黄海渤海的水汽汇合

共同北上

再加上东侧日本海的水汽加持

提供了充沛的水汽来源

最终

一个大雪纷飞30-50天的东北

诞生了

降雪日数

从中部平原到周围山脉依次增加

同样形成了一个口袋形

(东北冬季降雪日数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其中

东侧近海的长白山脉

降雪量最大

(请横屏观看,长白山天池雪景,摄影师@小布)

内蒙古的呼伦贝尔阿尔山

则拥有最多的降雪日数

(呼伦贝尔雪景,图片源自@VCG)

城市里

雪花漫天飞舞

(哈尔滨圣索菲亚大教堂,摄影师@王健宇)

乡野间

大地苍茫

(冬季的东北平原,黑龙江双城,摄影师@傅鼎)

雪落屋檐

(雪乡,摄影师@贺磊)

凭借这样优异的降雪条件

东北人民的交通出行

要依靠除雪机“吹沙填海”

(道路上的除雪机,摄影师@朱金华)

高铁则是在雪海中

踏浪飞仙

(2018年1月15日长白山脉南大排子山,动车疾驰,摄影师@刘慎库)

人民的娱乐活动

早已超越堆雪人的层次

而是追求精美的巨型雪雕

(哈尔滨的雪雕建筑施工现场,图片源自@VCG)

打雪仗的气势

更是排山倒海

(请横屏观看,2016年黑龙江黑河,战士们在零下20多度的严寒中打雪仗,图片源自@VCG)

冰雪之下

往往还有蕴藏着

满满的收获

(吉林省向海冬季捕捞的大鱼,摄影师@邱会宁)

东北的水汽充足

那么地处大陆深处的新疆

又会如何呢?

03

西部之雪

新疆北部

天山山脉阿尔泰山夹峙之间

便是北疆

北疆内部的伊犁河谷塔额盆地

都呈现向西开口的喇叭口地形

(北疆地形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这里主要由强劲的西风控制

虽然深入大陆内部

但是西风携带着大西洋、地中海

以及黑海、里海等的水汽

甚至将北上的阿拉伯海水汽裹挟进来

一并向东吹拂

充满水汽的西风

遇到伊犁河谷与塔额盆地的喇叭口地形

以及东南走向的阿尔泰山脉

被迫辐合抬升

从而形成降雪

而偏北风

则在天山北坡形成降雪

(北疆主要降雪形成条件示意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北疆年均降雪日数超过30天

中到暴雪的比例超过60%

年均积雪深度更是全国前列

(中国最大积雪深度分布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大雪中

牧民赶着羊群向冬牧场迁徙

(天山冬牧场,摄影师@赖宇宁)

人们沿着牲畜踩出的雪道

踏雪出行

(新疆禾木,摄影师@王剑)

公路上

甚至形成比人还高的雪墙

(伊犁的道路与雪墙,摄影师@赖宇宁)

为防止积雪埋没道路后

车辆驶出路外发生危险

道路两侧专门设置其他地方很少见到的

道路边界指示箭头

(新疆天山脚下的公路,摄影师@吴静)

大雪漫漫

(新疆喀拉峻人体草原雪景,摄影师@刘承徭)

天地苍茫

(喀拉峻草原雪景,摄影师@赖宇宁)

这样的北疆是

“天山雪云常不开,千峰万岭雪崔嵬”

的北疆

(诗句出自岑参《天山雪歌送萧治归京》;下图为冬季的天山博格达峰,摄影师@仇梦晗)

这样的北疆也是

“欲将轻骑逐,大雪满弓刀”

的北疆

(诗句出自卢纶《和张仆射塞下曲·其三》,实际作于山西;北疆边防战士巡逻,摄影师@赖宇宁)

这样的北疆还是

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

的北疆

(诗句出自岑参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;新疆和静县天鹅湖雪景,摄影师@赖宇宁)

待到春天来临、万物复苏

融雪又将滋润出

一个繁花似锦的北疆

(伊犁草原花海,摄影师@赖宇宁)

然而

东北也好、新疆也好

如果与另一个地方的降雪日数相比

就相形见绌了

平均海拔约4000米的青藏高原

气候寒冷

由于高原地形的阻挡

暖湿气流难以进入青藏高原腹地

却在雅鲁藏布大峡谷

以及南北走向的横断山脉

找到了入口

水汽沿着峡谷汹涌北上

(青藏高原地形及冬季部分水汽通道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在青藏高原东侧

唐古拉山、巴颜喀拉山一带

形成了一个降雪中心

年均降雪日高达50-70天

许多地方甚至超过100天

(青藏高原平均降雪日数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;说明:因统计标准不同,全国降雪日数据和地区数据有差异)

以唐古拉山、巴颜喀拉山为中心

整个青藏高原

雪花飘舞

(拉萨八廓街雪景,摄影师@伍斌斐)

江河变色

(长江北源楚玛尔河雪景,摄影师@刘夙培)

大湖雪封

(请横屏观看,纳木错雪景,摄影师@赵露君)

千山莽莽

一个雪域高原诞生了

(请横屏观看,阿里高原雪景,摄影师@孙岩)

独特的雪域

孕育出独特的雪域生命

包括藏羚羊、藏原羚、藏野驴、野牦牛等等

成为中国大型野生动物

最繁盛的区域

(藏羚羊,摄影师@奚志农)

而海拔更高处的积雪经年不化

最终发育成气势磅礴的冰川

成为亚洲大江大河的源头

(格聂山的冰川,摄影师@XSFAN STUDIO)

至此

南方之雪、北方之雪

以及西部之雪

中国

终于变成了一个雪国

雪改变了中国

改变了中国的山岳

当它降落在西岭山

便有了

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”

(从成都远眺雪山,诗句出自杜甫《绝句》,摄影师@嘉楠)

当它降落在秦岭

便有了

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”

(秦岭之雪,诗句出自韩愈的《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》,摄影师@王警)

雪也改变了

中国的森林

(航拍新疆琼库什台的森林,摄影师@刘承徭)

改变了

中国的草原

(请横屏观看,伊犁草原雪景,摄影师@赖宇宁)

改变了

中国的沙漠

(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雪景,摄影师@王汉冰)

改变了

中国的都市

(雪后山西平遥古城,摄影师@翟鸿宇)

改变了

中国的乡村

(新疆禾木雪景,图片源自@VCG)

还改变了

我们的文化

中国的雪有千千万种

它是清贫

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

(伊犁雪景,诗句出自刘长卿《逢雪宿芙蓉山主人》,摄影师@赖宇宁)

是苦寒

“行人日暮少,风雪乱山深”

(天山冬牧场,诗句出自孔平仲《寄内》,摄影师@赖宇宁)

是骁勇

“草枯鹰眼疾,雪尽马蹄轻”

(锡林郭勒草原上的奔马,诗句出自王维《观猎》,摄影师@颜景龙)

是豪情

“长空雪乱飘,改尽江山旧”

(雪后永泰龟城,诗句出自罗贯中《三国演义》,摄影师@王生晖)

是友情

“轮台东门送君去,去时雪满天山路”

(新疆禾木村山路,诗句出自岑参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,图片源自@VCG)

是爱情

“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”

(诗句出自元好问《摸鱼儿·雁丘词》,图片源自@VCG)

是浪漫

“应是天仙狂醉,乱把白云揉碎”

(北京钟鼓楼冬季雪景,诗句出自李白《清平乐·画堂晨起》,摄影师@盛跃)

是孤独

“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”

(一只孤单的野牦牛正在雪中寻觅,诗句出自舒亶《虞美人·寄公度》 ,摄影师@姜鸿)

是年华

“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”

(诗句出自白居易《梦微之》,图片源自@VCG)

这就是

中国的雪

它从空中飘落

让超过80%的国土换上冬装

渗透到5000年华夏的骨髓

(雪国的艺术化展示,制图@郑伯容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)

本网站刊登一切内容均以展示和传播为目的,仅供参考。未经本站授权, 禁止任何第三方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