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瓣评分2.5,又一个“实力演员”被《鹿鼎记》毁了?

2020/11/20 10:18 来源:凤凰网

张一山解释,“这部剧画风偏卡通和搞笑,表演方式会写意一点,不会那么落地,但是我们觉得这都是创作手法,任何事肯定都是尊重原著的。”

关于演技的定义,网友们又新造了一个词“猴式演戏”。

这说的是刚刚播出的《鹿鼎记》里,张一山饰演的韦小宝动作表情过于夸张,搭档剧中人物茅十八的镜头,完全有种看《西游记》里孙猴子和猪八戒的感觉。

图片:网络

对此,张一山本人倒是很谦逊,在接受《中国电影报道》专访时,他说,“千万不要把我当特好的演员,因为我也有演不好的时候”。

同期采访中,他还解释道,“这部剧画风偏卡通和搞笑,表演方式会写意一点,不会那么落地,但是我们觉得这都是创作手法,任何事肯定都是尊重原著的”。他自信表示,新版韦小宝“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可爱的而且有童趣的”。

图片:豆瓣截图

遗憾的是,网友们并不买账。播出两天,新版《鹿鼎记》豆瓣评分稳定在2.6分左右,但要知道,豆瓣打分最低是两分,以及曾令张纪中口碑崩盘的黄晓明版《鹿鼎记》也有5.6分。

看着这么低的评分,我们不禁疑惑:新版《鹿鼎记》中,张一山的演技到底如何?撇开张一山演技,新版《鹿鼎记》评分会提高吗?

1

与黄晓明版韦小宝相似,张一山饰演的韦小宝被指表演浮夸:时时刻刻都在用力的五官,配上动不动就怼脸特写的镜头,以及过多的肢体动作,硬是将一部“繁华过后皆成空”的古代寓言诠释为一场闹剧。

唯一有区别的是,黄晓明的韦小宝后来被指“邪魅初现”,嘴边总有一抹不明所以的微笑,这大概率归因于演员个人的功底。而在新版《鹿鼎记》中,老实说,除了张一山之外,其他演员也是极尽浮夸之能——海公公一脸惨白装扮,仿佛随时要断气一般;江湖义士茅十八像串了场的鲁智深;建宁公主的刁蛮任性成了故扮低幼,撒泼耍赖、撅嘴打滚;康熙帝完全没有少年天子的气魄,时常处于呆滞中……

面对这样一部全员演技崩塌的剧,我们很难将锅全推到张一山身上去。正如前述他在采访中回应的,新版《鹿鼎记》“画风偏卡通和搞笑”、“不会那么落地”,此番喜剧化处理更像是导演组的审美偏好。

图片:网络

那么,为何独独张一山遭到大面积的吐槽呢?

这自然有韦小宝的“主角光环”,但如此大量的唱衰声,还在于张一山此前留给观众的强势印象——不靠颜值靠实力的青年演技派。这样的印象主要来自三部戏:《家有儿女》、《余罪》和《柒个我》。

《家有儿女》时期,张一山饰演的刘星古灵精怪、深入人心,这为他奠定了广泛的路人缘。在很多90后眼中,《家有儿女》就是童年回忆,而“张一山就是最好的刘星”。据豆瓣统计,这部2005年的剧吸引了近13万人打分,打分时间跨越15个年度,足见它在一代人心目中的影响力。

这之后,张一山虽然也出演了十多部影视剧,但多为配角,水花不大。彼时,有关他的新闻焦点是“童星长残了”。

一直到四年前的《余罪》,张一山才以演员身份重新回归大众视野。在这部剧中,他饰演一个最不像警察的警察,在卧底贩毒集团的行动中历经九死一生,活了下来。又痞又坏、又仗义又孝顺,导演张睿称赞他是“一个青年老戏骨”,就连原著作者常书欣也说“张一山把余罪演到骨子里去了”。

《余罪》播出一年后,张一山主演的《柒个我》(2017)上线,这部剧翻拍自韩剧《Kill me heal me》,主角有七重人格,随时在七个人格中切换,演出难度不言而喻。彼时,各种鬼畜小视频在微博、B站热传,即使网友们没有看过这部剧,也都被张一山的放飞自我而折服,在评论中感谢莫晓娜(张一山饰演的少女人格),“让xx年xx月xx日成为年度最欢乐的一天”。

童年滤镜、对《余罪》《柒个我》的喜爱、长相在娱乐圈的相对平庸,久而久之,张一山成为青年演员中实力派的代表。

图片:网络

问题是,这些能代表张一山的演技吗?

能,但不全能。在接受《人物》采访时,张一山妈妈回忆起张一山小时候上武术班,却被影视班老师两次叫住“学表演吧,小孩子挺机灵的”、“让孩子来,不收钱”。去《家有儿女》试戏,试戏的孩子排着大队,张一山也轻轻松松录上了。如今再看,这自然有表演天赋的加持,但另一方面,刘星一角本就和张一山的气质贴合——张一山出生在北京西城一个大胡同里,他身上有刘星那股混不吝的劲儿。

再看让张一山成年后翻红的余罪这个角色,导演张睿在选角时就发现“一山本人身上有些东西可以反过来帮到角色”,余罪是张一山将自己本身的东西赋予到角色的结果,“如果小说中人物占到50%,一山自己呈现了50%”。换言之,张一山遇到和他本人气质贴近的角色时就发挥较佳。

但面对不合身的角色时,才是真正考验演技的时候。《柒个我》上线时,不乏一些批评声音,认为张一山表演过于卖力,一切换到少女人格,就各种小拳拳锤胸口、捧脸踮脚,完全没有体现出对多重人格障碍的关注内核。但好在没有韩版作为对比,观众们只把这部剧当作纯搞笑喜剧来看,即使调侃“像看着小时候的刘星在搞怪”,似乎也“无伤大雅”。

《柒个我》,图片:网络

可惜《鹿鼎记》不一样,它太经典了,没有书迷会把这部金庸先生的封笔之作只当作一个纯喜剧来看。除了导演组。

更有意思的是,导演张睿曾谈到选择《余罪》小说拍摄,是因为“主人公的性格写得比较肥,像韦小宝,中国影视剧男一号很难写出这样的,大多是高大全”。确实,余罪和韦小宝都是接地气的小人物,也都有一种痞气,而这估计也是张一山选择接这个角色的原因。

但这终归只是人物的一面,一碰到喜剧设定,如果没有好导演盯着,张一山就会一不留神回到刘星时期。这里似乎存在一个悖论,饰演刘星曾让他家喻户晓、大获成功,相同的表演方式放到韦小宝身上却不奏效了。但事实上,早在《家有儿女4》(2007)时,就有网友评论“看着15岁的刘星挤眉弄眼,没前几部可爱了”。

这是正常的。张一山曾在采访时说,自己从宋丹丹、高亚麟等演员那里学到了很重要的一课,就是生活化的表演风格,比如说人话、别做作、别演。《家有儿女1&2》时,刘星可不就是一个爱挤眉弄眼、调皮好动的小孩?但这么多年过去,就是刘星也该长大了。

2

“5分钟韦小宝进京城了,15分钟海公公就瞎了,25分钟韦小宝康熙就认识了…照这个速度10集就可以大结局了,删剧情也不能删到跳戏啊。”

豆瓣高赞热评中,有网友这样评论。看似夸张,却是实话。

普遍认知中,明史案和扬州妓院是两段极为重要的戏。在原著里,小说第一回父子谈论文字狱,作者借吕留良之口解释“人为鼎镬,我为麋鹿”和“问鼎中原”“鹿死谁手”的含义,相当于整部《鹿鼎记》的故事总纲。在以后的故事进程中,就是以韦小宝为线索,呈现一个权力网渗透下的康熙初年。这段戏完全被删掉,或可理解为不可抗力。

图片:网络

但扬州妓院戏份被删到不足5分钟,根本说服不了观众。事实上,前几集剧情的重要作用在于铺垫人物性格,让观众相信他可以在皇宫、邪教、军中都如鱼得水。原著第14回,写陈近南对韦小宝的看法,作者直接跳出来评论说,“他可不知韦小宝本性原已十分机伶,而妓院与皇宫两处,更是天下最虚伪、最奸诈的所在,韦小宝浸身于这两地之中,其机巧狡狯早已远胜于寻常之人。”

可以说,韦小宝从一个扬州妓院长大的小混混,一步步爬到与皇帝相近的地位,甚至于最后反清大儒顾炎武等欲推举他为汉族皇帝,荒唐中又有着一种必然性。他的步步高升,全仰仗于他在妓院中自幼熏陶的马屁功、说谎功和来自于说书唱戏的“知识”。正是因为这样,我们能从他的身上看到一种人性赤裸裸的欲望,才不管手段光明不光明,但另一方面,他又有点“枭雄气概”,喜欢梁山好汉,可以为了义气良心,将自我欲望相让片刻。

可是新版《鹿鼎记》将这些拍出来了吗?统统没有。韦小宝的机灵全体现在第三方的口述中,有点义气的人物闪光点更是刻画的莫名其妙。

韦小宝和茅十八。图片:网络

电视剧开篇以韦小宝的一段说书交代了他的身世,镜头一转,韦小宝在丽春院端茶倒酒,看到眼前壮汉分明就是画像上的通缉犯茅十八。官兵将包厢围得水泄不通,韦春花想带儿子走,却被狠狠打了一顿。这时候,茅十八突然义气,大喊一声“欺负我兄弟,算什么本事”。最后,茅十八还是被官兵擒住了,韦小宝让官兵把头抬起来,端着一盆面粉劈头盖脸浇到他们脸上。

然而,这么一个场景非但看不出韦小宝的滑头,一句清亮的“头抬起来”反而暴露出他的智商。加上两人突然成为生死之交,完全看不出任何合理动机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后边,茅十八带着韦小宝上京城,在街边一个客店遇到改变他命运的人物海公公。这个在妓院中混大的小无赖竟低声问“什么是公公”,又大声嘲笑道“天下有三种人,男人、女人、不男不女的太监”。这一多嘴,自然被海公公捆了去。毋庸多言,因为和海公公的相遇,才有了后续的入宫,然而这个重要的戏份,只让我们感受到韦小宝的愚蠢和鲁莽。

图片:网络

这种愚蠢延续到了后续与康熙帝的相遇、以及质问鳌拜等各个情节。韦小宝误闯皇上的练功房,偷吃偷喝茶水,一幅没有见过什么好东西的样子。但原著里韦小宝日子过得没心没肺,动不动就拿皇宫与妓院相比,看到皇帝寝宫,他心道,“比我们扬州丽春院中的房间,可也神气不了多少”;听说顺治的后宫情况,想道,“他的皇后,只怕比咱们丽春院的小娘们还多”。因此,他的“偷吃偷喝”绝不至于两眼放光,反而可能是大摇大摆、安之若素的。

或许,新版《鹿鼎记》是想借鉴周星驰版电影,塑造一种夸张的喜感。但周星驰版虽然对原著小说进行了大幅改动,删去大量情节和人物,但留下的都可谓小说精华。

以开篇说书一段为例,港版台词如下:“今天要说的人物就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,有所谓平生不见陈近南,便称英雄也枉然。他身高八尺,腰围也是八尺。他武功的名堂称之为‘九天十地菩萨,摇头怕怕,霹雳金光雷电掌’,一掌打出,方圆百里之内,无论人畜虾蟹跳骚都化为飞灰。不过这个人行踪不定,飘忽无踪,但我在机缘巧合之下,曾经见过他半面。虽然我只跟他见过半面,但一见倾心,马上过去斩鸡头、烧黄纸结拜为兄弟”。

其间,不断有围观人群提出质疑:“身高八尺,腰围八尺,岂不是四方”,或者“要么就见过,要么就没见过,怎么会有只见半面”?韦小宝的回答充满了民间俚语,“一样米养百样人,告诉你,八角型也有”,还夹杂着正儿八经的诗词,“因为他真得遮了半张脸,傻瓜。你真没听过犹抱琵琶半遮面么,你真没读过书”。没错,一个场景就充分体现出他爱吹牛、小滑、小聪明,又有点小可爱的人物性格。

唐艺昕在新版《鹿鼎记》中饰演建宁公主。图片:网络

新版《鹿鼎记》就没有这么丰富了:“扬州城第一美女,丽春院头牌淑女韦春花,挺着个大肚子,坐船去给姻缘娘娘上香,韦春花肚子里的小孩,这时候想干什么?他想钻出来,看看热闹,江水突然暴涨起来,天空上浮现出七彩祥云,一个顶天立地的小英雄诞生了,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扬州小白龙韦小宝”。有效信息近乎于零,也看不出好笑的梗、人物性格是什么,可以说寡然无味。

有学者评价原著中韦小宝的粉墨登场,是为了彻底解构“郭靖—杨过—令狐冲”英雄模式,在解构的无情崩坍声中宣告:走下神坛的英雄,出路不在虚无缥缈的天上,而在凡人的欲望世界里。周星驰版《鹿鼎记》的改编无疑将金庸的解构坦露的更为直接,比如,经常被拎出来讨论的陈近南和韦小宝说的一段话:

“小宝,你是个聪明人,我可以用聪明的方法跟你说话,外边那些人就不行……对于那些蠢人,绝对不能对他们说真话,只能用宗教的形式来催 眠他们,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 都是对的……所以反清复明,只不过是一句口号,跟阿弥陀佛其实是一样的。”

这才是周星驰版《鹿鼎记》的内核,不管是皇宫,还是神龙教、天地会、沐王府,哪一个不是打着正义的旗号,粉饰着自我的欲望?而韦小宝这样一个市井无赖,彻底颠覆了以往武侠中的侠客形象,但也正是他,在这充满谎言假象的社会中独善其身,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。

可惜的是,新版《鹿鼎记》似乎只看到了原著中“闹”的那部分,至于其他部分,甚至呈现出一种无知。这就不怪观众会集体给出恶评了,可以肯定的是,即使没有张一山,新版《鹿鼎记》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————

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“全现在”,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。

本网站刊登一切内容均以展示和传播为目的,仅供参考。未经本站授权, 禁止任何第三方转载。